返回首頁 > 您現在的位置: 我愛吉林省 > 資訊雜談 > 正文

家政學專業都教什么?是培養大學生當保姆嗎?

發布日期:2019/11/10 3:17:02 瀏覽:

來源時間為:2019-10-21

講臺上戴著寬邊眼鏡的教師商士杰,正在和學生們講王熙鳳。他沒有把王熙鳳當成文學人物來分析,也不是在講《紅樓夢》。他把王熙鳳當成一個管家,他在講的課是《家政學原理》。

在座的大學生,不是中文系的,也不是歷史系的,而是今年河北師范大學家政學專業招收的首屆本科新生。他們可不是來學如何當保姆或管家的。

在人們的傳統印象中,“家政”跟家務差不多,總讓人聯想到打掃衛生、洗衣燒飯、伺候老人小孩的保潔員或小保姆,多以文化程度不高的女性為主。

隨著人民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家政服務需求呈現出多元化、專業化發展態勢。據國家發改委統計,2018年,我國家政服務業的經營規模達到5762億元,同比增長27.9,從業人員總量已超過3000萬人。權威人士分析,我國家政服務業具有成為萬億級別產業的潛力,發展前景非常巨大。

相形之下,各地家政服務企業發展不規范,“小、亂、散”特征突出,部分從業人員專業能力弱、信用程度低,一些地方家政服務成為投訴新熱點。間或發生的負面事件中,凸顯“信用不靠譜”和“權益保障難”的雙重困境,殃及整個行業口碑,難以吸引高素質人才。

今年6月,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于促進家政服務業提質擴容的意見》,“鼓勵每個省份原則上至少有一所本科高校和若干所職業院校開設家政服務相關專業。”9月,河北師范大學新設家政學專業正式招收新生,成為目前國內唯一開設家政學相關專業的一本高校。

一時間,眾說紛紜。家政學專業都教什么?是培養大學生當保姆嗎?買菜做飯洗衣服這些家務活,還用去大學課堂里學么?畢業能找到像樣的工作嗎?干家政服務有發展前途嗎?新華每日電訊記者帶著這些問題展開調查。

6月25日,中華女子學院家政學專業大二學生在北京市三八服務中心接受家政服務培訓。受訪者供圖

家政學“這個‘學’字不能少!”

在這次河北師范大學開辦家政學專業之前,已有幾所本科高校開設了家政學及相關專業。早在2003年,吉林農業大學率先設置了家政學專業。

晏祺君2014年高考時,填報的第一志愿第一專業就是家政學。她當時被烹飪、服飾、茶道、插花等實用性強的課程所吸引,原計劃畢業后還是回福建莆田老家,找個有編制的穩定工作。沒想到,這個完全出于興趣報考的專業,竟讓她改變了初衷。

吉林農業大學家政學專業課程涉及面很廣,有與營養相關的,如家庭營養學、家庭烹飪學、家庭食療藥膳;有與教育相關的,如家庭教育、教育方法、教育心理學;還有與醫學相關的,如人體解剖學、家庭護理學和老年護理學等。

晏祺君親歷了95歲的太婆逐漸衰老、失能,對與養老相關的課程尤其感興趣。還在讀大一時,她選擇到吉林省一家居家養老服務機構實習:入戶登記老人信息、幫老人做營養餐、為老人執筆回憶錄等。還一直關注農村養老院老年人的生活質量。大學四年,不論從事關于失能老人的科研項目,還是參與吉林省家庭服務業職業技能大賽,她都全力以赴,從未懈怠。

畢業后,她只身前往日本留學,準備在這個目前全球老齡化程度最高的國家,攻讀福祉社會學研究生,專注失能老人照料方面的研究。

“家政學專業是一個學科,這個‘學’字不能少。有理論基礎和研究方向,不是給家政公司做培訓的。”晏祺君不厭其煩地向記者解釋,正是因為讀了這個經常被人誤解的專業,她才開始對學術研究感興趣。

那些烹飪等實用性的課程,更讓晏祺君在生活中受益匪淺。無論在國內還是在日本,她都把自己的生活料理得有滋有味。初到日本,晏祺君也和其他留學生一樣,經常在朋友圈曬日式美食,但配的文字卻是:“炸豬排沒有我自己做的好吃”或是“不是齁甜就是齁咸……希望趕緊把房子租下來能自己做飯!”

同樣畢業于吉林農業大學家政學專業的李思楠,自詡從沒因為自己是這個專業的男生,在學校被其他專業的同學看不起過,相反卻一直享受著他們的艷羨。

在這所以農學見長的高校里,大多數專業的實驗都離不開田間地頭,唯有家政學專業經常在廚房里研究各色美食。“他們種地,我們做飯。每次路過我們實驗室,他們都羨慕得不得了:‘啊!他們又在炒菜了!又燉雞腿了!’”回想起當年的大學生活,李思楠仍升騰起滿滿的幸福感。

現在不少單身男青年穿戴不講究,一年四季只穿格子衫,自已不會做飯只能一天到晚吃外賣。已北漂了四五年的李思楠,服飾搭配、發型設計都很精心,對香水也有研究,還經常自己燉肉、做點心、腌毛豆,逢年過節都做一桌子菜,過得頗有儀式感。

“如果時光倒流,重新讓我選一次,我還會選家政學專業。”李思楠對記者說,“這個專業讓我陶冶情操,教會我如何經營好自己的生活。”

河北師范大學家政學專業新生張再超,高中時曾休學一年,陪護身患重癥的母親,到北京求醫治病。他親眼目睹病房里七十多歲的老人,因子女太忙無法陪床獨自垂淚,還有八十多歲的老人進手術室前,子女帶著律師逼著她簽財產分割合同……這一幕幕讓他暗下決心,只要有條件,就把家政學一直讀下去。“念到碩士、博士,把關愛家人、關愛老人,經營好自己家庭這個學問學透。”

家政服務不光是當保姆

經營好自己的生活、經營好自己的家庭,在聊城大學東昌學院家政學專業教師薛書敏看來,這才是家政學要解決的根本問題:“家政學以家庭生活為中心,旨在促進家庭的幸福。家政服務只是其中的一個方向而已。”

“家政學也是一種社會學,不是簡單的伺候人。”北京家政協會會長、北京愛儂養老服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穆麗杰對記者說,“無論男女,經營好自己的家庭,都是不可或缺的能力,要在事業成功的同時,使家庭更幸福。為什么現在提倡讓孩子從小做家務?難道是讓他長大當保姆?不是。是為了讓孩子通過做家務,鍛煉日后生活必備的能力和素養。”

在西方一些發達國家和地區,與家庭相關的教育不僅是大學的通識課,具體的例如烹飪課等實踐,更是從中小學就已開展。以“homeeconomics”或“生活科學系”為名的家政學科,在美國、日本等地已有上百年的歷史。

其實,追溯我國大學開設家政學專業,也已有近百年的歷史。早在1906年,河北師范大學的前身之一——北洋女師范學堂,曾將家政作為文、理科的必修科目。

1916年1月,北洋女師范學堂改名為“直隸第一女子師范學校”。當年從美國、日本著名學府留學歸來的齊國樑校長,深受日本家政學教育的啟發,為學校增設了唯一一個高等教育專修科——家事專修科。1929年,家事專修科改為家政系,開始招收家政學本科學生。這是家政學在中國高校中開枝散葉的鼻祖。

當時學校家事專修科設有國文、讀經、修身、數理化、園藝、英文、美術、縫紉、烹飪等三十多門課。由于戰亂等多種原因,家事專修科到1948年前后被迫停辦。據記載,鄧穎超、郭隆真等革命家,凌叔華、許廣平等文學家,當時就是家事專修科學生。

基于傳承這段校史的使命,響應社會發展需求,河北師范大學在《關于促進家政服務業提質擴容的意見》出臺的前一年,即在學前教育學院當中申辦復建家政學專業,成為2018年全國唯一一所申報該專業的高校。

“物流專業不是教大學生送快遞;建筑專業不是教大學生去工地搬磚;家政學專業也不是教大學生當保姆。”河北師范大學學前教育學院院長李春暉對記者說,“家政學最直接關注人的需求,有助于人們生活水平和國民素質的提高。”

不可否認的是,我國目前家政學專業的建設和發展,仍與家政服務行業和社會需求密不可分。今年2月,李克強總理在主持國務院常務會議時提出:促進家政服務提質擴容,事關千家萬戶福祉,是適應老齡化快速發展和全面二孩政策實施需求的重要舉措,有利于擴消費、增就業。對于任何一個行業來說,要想提質擴容,人才都是必備條件。高校的最主要職能之一就是培養人才。

高校培養人才不同于職業教育,雖然也有具體的實踐技能課程,但記者采訪了解到,目前開設家政學專業的本科高校多以培養家政服務業的師資培訓力量和管理者為目標。河北師范大學學前教育學院副院長馮玉珠向記者介紹,他們開設家政學專業,則寄希望培養家政學專業人才,完善學科體系建設,為行業提供人才支持,也為政府相關決策提供智力支持。

也是半路出家的商士杰,本來研究方向是社會心理學和文化心理學。臨時接到《家政學原理》教學任務,他用了一整個暑假潛心備課,幾乎看了市面上所有家政學概論的教材,卻找不到滿意的參考。

“目前多數教材更適用于大中專,偏向于實踐操作。”商士杰對記者說。

行業“痛點”多,現實很骨感

一位受訪的某專科院校高級家政管理專業在讀學生,向記者抱怨專業課程設置散且亂,老師講得也不系統。“有時講到最后,老師都說也不知道這些知識能用在哪兒。”可見,完善家政學學科體系建設已迫在眉睫。

記者調查了解到,目前開設家政學及相關專業的高校,師資力量相對薄弱,多數老師都是從社會學、心理學、營養學、教育學等交叉學科轉型過來的。有些任課老師,對于家政學的概念缺乏了解,認知有限,教學態度比較勉強。

更有甚者,三天打魚兩天曬網,不時請人代課。還有的學校干脆聘請醫院退休的護士長,給家政學專業大學生講護理,讓學生覺得自己更像是醫院護工。不少學生從實習開始,就選擇與家政服務完全不相關的領域,或干脆埋頭念書考研換方向,遠遠地逃離。

“師資短缺,確實影響學生的學習熱情。”薛書敏也很無奈。個別已設置家政學專業的高校,因師資緊缺、招生困難,不得已只能停招。

進入家政企業實習或工作的大學生,則多感到一股寒意。

“上學時很開心,也看好行業發展前景,一旦進入家政企業實習后,大多數同學都決定以后不干這行。”吉林農業大學家政學2014屆畢業生文玉虎對記者說,“我們學校在長春,即使是長春數一數二的家政公司,都特別小,特別low(低級)。”

無論是北上廣還是小縣城,街面上最常見的家政公司,多是勞務中介性質。巴掌大的門臉,招牌上紅底白字寫著碩大的“家政”二字,和“保潔、小時工、月嫂、護工”等一排小字。小店里黑乎乎的,擺著一桌二椅,看起來大多都簡陋不堪。

文玉虎覺得自己科班出身,年輕肯吃苦,總能做些改變。讀大三時,他和學長一起創業,在長春開了家政社區門店,為附近高端小區居民入戶做深度保潔。正是憑借這段經歷,他獲得了北京某知名家政企業的工作機會,在正規的寫字樓里辦公,給人感覺很體面。

文玉虎的工作本來在公司總部,給公司門店和家政服務員做培訓。有段時間公司業務下滑,他又被派到門店去做“派單老師”,也就是最普通的家政中介:幫客戶找阿姨,給阿姨找客戶。

從早上8點開工,每天都干到很晚,周末無休——只有晚上和周末,客戶們才得空到門店找阿姨。最讓文玉虎頭疼的是,如何處理客戶和阿姨們的糾紛。“客戶說阿姨不好,阿姨說客戶不好,我哪兒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干了三四個月,文玉虎說自己“整個人脾氣都大了。”

這樣既累人又累心的工作,每月工資到手只有2700元。更重要的是,文玉虎說他在這里看不到未來。“沒有晉升通道,也沒有給我們年輕人充分發揮的空間。更何況大小伙子干家政,說出去也不好聽!”文玉虎決定離開這個行業。

李思楠是文玉虎的大學同班同學,他也想為改變家政行業的小亂散做點什么。2014年,他進入了一家互聯網 家政公司。沒想到干了一年左右,公司就黃了。同期互聯網 家政企業,多數都沒撐下來,它們都沒有解決好服務水準和員工誠信這兩個行業“痛點”。

“在北京干家政的,好多是附近省份的農村婦女。她們本來干得好好的,像現在秋收季節一到,她們好多人都得趕回家收麥子,說不干就不干了,你拿她一點辦法都沒有。”李思楠發現目前家政行業遠沒有想象的那么成熟,繼續做又找不到方向,他也轉行了

[1] [2] 下一頁

最新資訊雜談

歡迎咨詢
返回頂部
比基尼岛试玩 大赢家即时比分 雪缘园世界杯16强 买快3和值有稳赚的方法吗 类似萌豆赚钱软件 合买大厅跟人买靠谱吗 单机麻将游戏排行榜 牛牛单机游戏 极速时时软件 捕鸟达人电脑单机版 17到18赛季欧冠赛程 夜场荤场赚钱还是素场赚钱 浙江20选5 52开奖网pk10直播 易彩堂怎样赚钱 188篮球即时比分 幸运28稳赚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