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您現在的位置: 我愛吉林省 > 旅游景點 > 正文

吉林購房者向三亞開發商天價索賠7700萬元事件調查

發布日期:2019/11/6 20:41:53 瀏覽:

來源時間為:2019-11-05

日前,一場維權新聞發布會在距離三亞約4000公里的吉林省長春市召開,2名吉林購房者隔空喊話,向三亞的開發商提出了超過7700萬元額度的天價索賠要求。一時,引起輿論嘩然。三亞的房地產行業再次受到北方多個客源地消費者的高度關注。那么在這一引起大家矚目事件的背后,購房者為何要用如此驚人舉動博取公眾眼球呢?是開發商倚強凌弱、讓購房者蒙受巨大損失,還是購房者另有所圖?

50多名“業主”打斗維權,流血新聞發布會真相幾何?

在這起天價索賠發布會之前,還有一場“流血、流淚”的“新聞發布會”,發布會主角以隔空喊話的方式,稱自己是購房者,遭受有實力開發商的欺壓和毆打,事實如何?

在發布會上,蘇先生等人自述,3月14日當天,因其在三亞半嶺溫泉購買的房子遲遲拿不到鑰匙,蘇先生和公司員工前往該項目進行維權,沒想到在營銷中心門前被5、6個穿著保安制服的人毆打,蘇先生自己也被打傷住院。

但南海網記者從三亞警方可靠渠道獲悉,那日,警方接報稱“在半嶺溫泉項目有人打架”,警方迅速出警抵達現場后發現,有幾十人在“混戰”,多人受傷。警方現場抓捕滋事人員20余人,并對這些人進行了治安處罰。而蘇先生在此事件中,因“擾亂營銷中心秩序行為”,被公安機關處以行政拘留十日的處罰。

記者設法找到那天在場的保安董先生。董先生心中滿是委屈回憶說:“我們就5、6個保安,他們對方來了幾十個大漢,我們怎么敢動手打人?”董先生還回憶起,蘇先生等幾十號人中,有專人負責拍攝現場,但在對方人員現場對保安進行人格侮辱、人身攻擊時,“攝像師們”會故意避開,等到保安等人上前勸阻時,則會記錄下全過程,似乎有意“挑事兒”。

董先生后來回憶發現,當天參與“維權”的人被分成兩組,一組穿著拖鞋、皮膚有些黝黑、操著海南口音的年輕人在營銷中心拉橫幅,喊口號;另一組身材健碩,操著濃重東北口音的男子霸占著別墅區的樣板間。期間,當地派出所民警前來處理,在營銷中心拉橫幅的年輕人見狀后落荒而逃,不少拖鞋還留在原地。董先生后來和銷售人員確認,這些聲稱要維權的人并不是項目業主,真正的購房者只有1個人。

那么其余參與現場“維權”的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對比已報道此事的新聞內容可以發現,對于當天參與維權的50多名人員身份信息的描述并不一致,有報道稱是“50多位維權業主”,有的稱是“業主的朋友等50多人”。

但據警方調查,當天參與打架事件的人員并非都是業主,大多是“社會閑散人員”。

南海網記者也試圖聯系事件中受傷的蘇先生了解相關內容,記者表明意圖后,蘇先生在電話中稱“自己正在住院”便掛斷電話。

“維權”事件前,售賣雙方糾紛因何而起?

根據公開報道顯示,2015年2月,蘇先生看中半嶺溫泉項目一套別墅,便繳納了100萬元的“誠意金”。而和他一起維權的祖女士,在蘇先生之后一次性支付2393萬元購買一幢別墅和一套公寓。

5月31日下午,南海網記者聯系上祖女士,她表示,2015年年初,在朋友蘇先生的推薦下,選擇在半嶺溫泉項目購買房產。但在后期溝通以及現場查看時發現,與其相鄰的別墅結構發生變化,造成其購買的別墅私密性受到影響。同時,開發商也未能按照約定,及時將房屋交付使用,于是提出了退房請求。在后來的溝通中,銷售人員提出了換房的方案,但因為需要補差價,這令她無法接受。

祖女士稱,她和蘇先生于2015年5月、6月、8月、9月,先后四次坐飛機專程赴三亞,找開發商協商退款事宜,但毫無進展。2016年3月1日,祖女士委托蘇先生代其處理退房事宜。在3月14日,便發生了上述“50多人維權”的事件。

對此,南海網記者前往半嶺溫泉項目開發商——三亞沈煤森諾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實地采訪,希望能夠掌握這起因退房引起糾紛事件的更多信息。但公司回應稱:“在通過正常司法途徑解決此事前,不作過多回應,如開發商存在違約或侵權行為,將依法承擔相應責任”。

幾經輾轉,南海網記者聯系上負責與祖女士對接的銷售人員蔡女士。但從蔡女士這里獲悉的信息,卻與祖女士、蘇先生此前通過媒體披露的信息大相徑庭。蔡女士出具的信息顯示,在2016年9月之前的大半年時間里,她都在為祖女士提出的“房屋裝修私人定制改造”的需求進行溝通。

蔡女士介紹,祖女士是在先生于逢良和好友蘇先生的陪同下購買房屋。在祖女士交完房款后不久,于、祖二人提出了要對別墅進行定制改造。但在改造完成后,二人卻提出退房。

“的確允許更換其他別墅,但別墅都是一房一價,多退少補。”蔡女士也坦承,經過溝通和爭取,開發商同意為祖女士換房。可由于此時相中的別墅價格較高,于、祖卻希望不再支付任何費用,堅持按自己需求的房價為其進行更換。而開發商明確回絕了這一換房要求。

“雖然沒同意免費換房,但我們仍保持溝通,也沒有異常。”對于3月14日發生的“50多人維權”事件,蔡女士感到震驚和意外。她向蘇先生通話詢問緣由,對方卻表示此次事件是“身不由己”。

不久后,天價索賠新聞發布會在長春召開。

超7700萬元額度索賠是否于法有據?

發生購房糾紛,通過司法渠道索賠無可厚非。3月28日,蘇先生在長春某報社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稱,開發商隱瞞沒有取得商品房屋預售證事實進行銷售,屬欺詐行為,將依據“新消法”,向開發商索賠3倍于合同款數額的賠償,總計7700多萬元。

據祖女士介紹,日前,半嶺溫泉開發商正式發函通知,明確表示同意其退房請求,奇怪的是,函件上對于退房涉及到的賠償一事,只字未提。目前,祖女士也已委托律師介入處理此事。

在國內,動輒百萬元、千萬元乃至上億元賠償案例并不鮮見。毫無疑問,如果侵權行為屬實,高額的賠償會給侵權者帶來巨大的經濟壓力,以達到威懾效果。那么蘇先生、祖女士所說開發商“欺詐”行為是否屬實呢?超過7700萬元額度的索賠合乎法理嗎?

南海網記者調查發現,在祖女士同開發商簽訂的協議書下方寫有:“2015年12月31日房屋預售證未辦理完畢,甲方(開發商)承擔總房款20的違約責任。”蔡女士介紹說,在購房時就明確告知對方正在辦理房屋預售證的事實,也因為有信心能夠辦理好,才在合同中寫下“總房款20違約責任”的條款。

海南邦威律師事務所律師王進介紹說,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品房買賣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解釋”)第九條規定,“出賣人訂立商品房買賣合同時,‘故意隱瞞沒有取得商品房預售許可證明的事實或者提供虛假商品房預售許可證明’,導致合同無效或者被撤銷、解除的,買受人可以請求返還已付購房款及利息、賠償損失,并可以請求出賣人承擔不超過已付購房款一倍的賠償責任”。王進認為,如果半嶺溫泉開發商存在故意隱瞞沒有取得商品房預售許可證明的事實,消費者可以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賠償。

王進律師進一步指出,“解釋”第二條還規定:“出賣人未取得商品房預售許可證明,與買受人訂立的商品房預售合同,應當認定無效,但是在起訴前取得商品房預售許可證明的,可以認定合同有效。”在本案中,雙方簽訂的協議已明確約定了取得商品房預售許可的最后期限,可看出祖女士和蘇先生對商品房租售許可證尚未取得的事情知情并接受,開發商并沒有故意隱瞞未取得預售許可的事實,因此也不存在欺詐行為,購房者若依據“新消法”提請法院判賠,獲得支持的可能性較小。同時,開發商已在合同約定期限前取得了商品房預售許可證,該合同即視為有效,雙方關于退房等事宜應當遵守合同約定進行。

行業人士看法:解決購房糾紛應走正常法律途徑

在3月28日,蘇先生、祖女士在長春召開新聞發布會后,該事件經多家媒體報道,引起諸多討論。該起房產項目營銷中心流血事件的發生,給外界留下許多不良印象,記者了解到,受此事件影響,半嶺溫泉產項目遭遇數名業主退房。有購房者質疑,三亞乃至海南的開發商項目是否需要嚴加規范;也有網民對海南的治安環境狀況表示擔憂。

持續關注海南發展的某媒體人士認為,旅游是海南的產業支柱,旅游地產更是旅游業重要的組成部分。上述不通過正常法律途徑解決糾紛的流血事件,對海南旅游地產品牌將造成傷害。該人士呼吁相關主管部門,要重視購房者類似“醫鬧”等對海南旅游地產名聲造成侵害的“維權”行為。

“在事件沒有最終定論前還不好過多評論,但我覺得可以通過正常渠道進行維權,包括購房者,也包括開發商。”三亞旅游地產一位不愿具名的業內人士也提醒道,在經濟下行壓力大的背景下,地產商更應該珍惜自己的羽毛,維護好“海南國際旅游島旅游地產”的品牌價值。消費者購房過程中要進行充分的考察和審視,學會拿起法律武器來維護自身合法利益。

南海網三亞6月3日消息南海網記者鄧松報道)

最新旅游景點

歡迎咨詢
返回頂部
比基尼岛试玩 泽钜配资 今日股票行情大盘走势 法国网球比分直播 海南4+1 4场进球 弘信策略股票配资 比分直播3g即时比分 贵州11选5 钱生钱配资 重庆快乐10分 湖北十一选五 顺市配资 辽宁11选5 神机策配资 陕西十一选五 51策略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