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您現在的位置: 我愛吉林省 > 百姓生活 > 正文

吉林“管不住”的違建樓盤及被雙開的副市長

發布日期:2019/10/31 20:52:16 瀏覽:

來源時間為:2019-07-04

久奇公司巨大的售房條幅下面,是吉林市住建局懸掛的條幅“堅決遏制黑惡勢力犯罪” 本文圖片均來自“北青深一度”微信公眾號引入合作方后,鑫隆房地產公司老總胡志發現自己Hold不住了:這家叫久奇的公司不但在鑫隆公司作為建設單位的小區工地違法施工,而且鑫隆管不住,建委管不住,法院判決也攔不住。

樓房就這么蓋起來了之后,在住建局明確表示沒有商品房預售許可證、銷售系違法的情況下,久奇公司公然在樓上打出紅色大條幅,甩開鑫隆公司單方違法賣房子。

深一度記者實地探訪時注意到,就在久奇公司掛在樓體上的巨大的賣房條幅下方,還掛著吉林市住建局的條幅:“堅決依法嚴懲方針不動搖,堅決遏制黑惡勢力犯罪”。被雙開的吉林市原副市長魏連章

法院判決久奇停止施工

2009年,長春市鑫隆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在吉林市招商引資的過程中,承接了吉林市長春路危舊樓改造項目。

其中,24號樓因回遷問題一拖幾年,導致鑫隆公司出現資金問題。2012年,鑫隆房地產公司老總胡志決定和吉林市久奇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合作,久奇公司負責出資。

但沒過多久,兩家公司出現糾紛,久奇公司被指擅自組織施工單位違法施工。

吉林市工程質量技術監督站于2015年5月22日、6月3日發出兩份《建設工程質量問題告知書》,吉林市建委于2015年8月先后發出《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和《責令停止違法行為決定書》,指出長春路24號樓項目沒有施工許可證,屬于擅自施工,要求停止施工。

但久奇公司對處罰置之不理,仍然繼續施工。

作為項目的建設單位,鑫隆公司起訴久奇公司,要求其立即停止施工。但至起訴時,久奇公司找來的施工方吉化集團吉林市北方建設公司,已經完成了地下二層及地上1至18軸一層框架。

法庭上久奇公司辯解:鑫隆公司要求停止項目施工無任何依據;久奇公司作為投資方有權施工,不構成侵權;其要求鑫隆公司在給政府遞交的“24號樓項目工程開工申請”加蓋公章時,鑫隆公司拒不配合,導致項目停滯,影響到周邊安全及長春路道路。

法院審理后認為:因雙方在合作過程中產生分歧,導致涉案工程項目至今未取得施工許可證,但無論何種原因,在政府建設主管部門同意施工前,合作開發的雙方都不得組織施工單位進行施工。目前政府建設主管部門已責令停止施工,久奇公司主張政府相關部門已同意施工,但未提供充分證據加以證明。因此,鑫隆公司主張久奇公司停止組織施工,于法有據,法院予以支持。

2016年10月12日,吉林省高院終審判決久奇公司在政府建設行政主管部門同意施工前,停止施工。

終審判決之后,施工方依然如故。直至2018年7月26日,施工許可證辦下來。

胡志稱,幫助久奇公司的施工方申辦施工許可證不是自己本意,否則當初就不會起訴要求他們停工。他告訴記者,久奇公司老總陳久章一方多次指使社會人員以生命安全威脅恐嚇自己,其中一次在吉林市建委開會期間被陳久章的哥哥陳孝章用礦泉水瓶子當眾砸頭,嚇得他逃出會場。

陳孝章原為吉林市豐滿區旅游局局長,至少在2013年仍然在任。深一度記者通過工商部門查詢得知,陳孝章參與經營了于2001年成立的吉林市久奇建筑外墻裝飾有限公司和2006年成立的吉林市麒麟谷旅游開發經營有限公司。工商資料顯示,陳孝章至少在2006年就已經成為久奇建筑外墻裝飾公司占股30的股東。在麒麟谷旅游公司,他是執行董事兼總經理。原來的24號樓如今被久奇公司稱為“碼頭人家”對外銷售

當庭拳打原告辯護律師

胡志稱,陳久章為吉林市當地人,有關系、有勢力、做事蠻橫,“像個黑老大”。在訴訟中,他見識了這種“厲害”。

官司開庭時,鑫隆公司一方的代理律師是吉林江城律師事務所段大明。段大明告訴記者,當時,久奇公司一方出示了一份書證,他認為這份書證的證明力有問題,不能證明久奇公司想證明的事項,當庭指了出來。

“我在低頭念材料的時候,他(陳久章)就從被告席上沖過來,打了我一拳頭。挨打后,我本能地站起來,結果頭上又被打了一拳。”

兩拳下去,律師段大明的眼鏡被打折,當庭表示不能繼續在法庭上發言。當時庭審還沒進行多久,法官沒辦法,只好給段大明的領導、江城律師事務所主任李全勝打電話,讓他臨時過來參加庭審“救急”。之后,李全勝從律所匆匆趕來,繼續為鑫隆公司發表法律意見。

“我之后就坐在法庭里再也沒說話,都是李主任在說。陳久章之后沒再動粗,但也沒和我道歉。”段律師說。

他還回憶道,當時法官問陳久章,你有什么手續就施工?他說這是魏連章副市長批準的。

胡志同樣證實了這個細節。他說,和陳久章一方發生矛盾后,陳久章在其他場合也多次表示,是魏連章副市長同意自己這么干的。巨大的售樓橫幅懸掛在樓盤外墻

沒有預售許可公然賣房

24號樓就這樣蓋完了。更讓胡志感到不能接受的事實:他發現,久奇公司正在單方銷售房屋。

根據合作協議約定,雙方應共同成立項目部負責管理本項目的建設與銷售,利潤雙方分成。且協議中明確規定:“雙方特別約定,乙方未取得甲方同意前,不得以乙方名義對外進行銷售。”然而,久奇公司不但在賣房,而且公開打出售房的條幅、廣告,上面寫著:“長春路24#危舊房改造回遷樓項目確定回遷安置房源后,剩余商品房正式預訂、銷售”。

深一度記者以買房人的身份探訪了售樓處。“最便宜的8100,最貴的9000。最小的76平米。”在銷售人員的口中,長春路24號樓已經從“鑫隆帝豪”變成了“碼頭人家”,房子要求至少80房款。

女銷售人員稱,開發商和買房人簽訂的是“全國統一的內部認購協議”,大老板過來簽字、蓋公司公章,都受到法律保護,“進戶的時候簽訂商品房買賣合同,進戶的365個工作日下房產證,明年6月份之前入住”。

女銷售人員還強調,政府同意我們買房。記者追問,有沒有政府批準銷售的文件,對方回答“你看大條幅就行”,“政府誰能給你蓋這章啊?”

對此胡志表示,24號樓是擅自施工蓋起來的,規劃手續有問題,圖紙沒有經過設計院批準,沒有經過消防、人防手續,所以不可能拿到商品房預售許可證,銷售行為明顯違法。

吉林市房地局商品房管理科的工作人員向深一度記者確認,“長春路碼頭人家”沒有商品房預售許可證,房子不能買賣,如果買了,買房人將面臨法律風險。建設工程質量問題報告和“碼頭人家”內部認購協議

被雙開的吉林市副市長

在吉林市,認為久奇公司“不講理”的不止胡志一人。

久奇公司開發的嵐川景苑邊上有一棟老樓,樓下有三個化糞池。久奇公司為了小區利益砌了2米高5.8米長的磚墻,將化糞池四面堵死,清潔車無法進入,幾年來糞便污水堵塞后向樓內返流,住戶無法生活,一層商鋪被迫關店。

有居民為此起訴久奇公司,社區及船營區政府主管部門的領導和管理人員也多次找久奇公司協商,均無果。

久奇公司在法庭上發表的意見時稱:小區已建成五年,當初建圍墻的時候你不主張權利,那我現在就視為你認可。

胡志說,很多時候他感到無力,“這些年簡直把我搞崩潰了”。如今他仍在向多個政府部門舉報。“現在魏連章被雙開了,我希望事情能有轉機。”

今年2月,中紀委發布消息稱,魏連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履歷顯示,魏連章,吉林市人,2012年12月起任吉林市副市長,分管房屋建設領域。2016年9月起,任吉林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黨組成員、副廳長。

2019年6月,經吉林省委批準,決定給予魏連章開除黨籍處分,由吉林省監委給予其開除公職處分,收繳其違紀違法所得,將其涉嫌犯罪問題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

經查,魏連章違反政治紀律,對抗組織審查;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接受可能影響公正執行公務的宴請;違反組織紀律,不按規定報告個人有關事項;違反廉潔紀律,違規收受禮品禮金;違反工作紀律,對分管工作失職失察;違反生活紀律;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并收受巨額財物,涉嫌受賄犯罪;濫用職權致國家財產遭受重大損失,涉嫌濫用職權犯罪。

最新百姓生活

歡迎咨詢
返回頂部
比基尼岛试玩 最好的双色球投注技巧 中信彩票能玩吗c 证券投资学股票分析报告 天津时时彩 麻将最新作弊技术 ag捕鱼王3d打鱼游戏技巧 优酷路由宝挂硬盘赚钱 微信小程序福州麻将圈 幸运飞艇冠军稳赚走势技巧规律 海通证券股票行情 美国棒球比分直播 fg官网 真人麻将游戏4人打 欢聚麻将上下分联盟 飞艇人工计划软件下载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300066